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张秋娘
1 且说大金有五京,东京辽阳府,西京大同府,南为汴京,中间是中都燕京。

  金海淩王就驻於中都。大金全国有三百万常备军,其中,在汴京有八十万禁军,由徒单太尉指挥。大宋全国有十五路,大金十六路,路,相当於省,汴京就是汴京路最大的城市,也是那个世界最大城市之一。

  徒单太尉是海淩王的皇后徒单後的兄弟,四十余岁,部下有都统制,统制,还有教头,统辖汴京人马。

  这宋军一路追杀,逼近汴京。徒单太尉早就侦知,率八十万禁军杀出,救了金挞凛,紧接着大战宋军,宋军只十余万,哪里敌得过金军八十万禁军,战败回师,徒单太尉也不去追。

  宋军败回潼关,此後双方各守疆界。

  且说徒单太尉击败宋军,全仗着他手下勇将甚多,其中有位梁冲,乃禁军教头。那官人生的豹头环眼,燕颔虎须,八尺长短身材,三十四五年纪,掌中丈八蛇矛,武功高强,人送外号豹子头。

  一日,梁冲携夫人张秋娘去汴京大相国寺会朋友大和尚鲁智深,两人在菜园谈论武艺,撇下夫人和使女在前院烧香观景。忽然来了一夥人,为首的公子见那张秋娘,不由直流口水。

  那张秋娘,38岁,身高约合1米68,端的是高大白嫩,长得甚为美貌。

  那公子便去调戏。使女锦儿慌不叠到後院寻官人。梁冲闻讯大怒,急忙冲了出来,揪住那公子,提拳要打时,定睛一看,拳头不由放了下来。原来,这公子他认得,是他的顶头上司徒单太尉的儿子,徒衙内。

  那徒衙内十八九岁,专一淫污有姿色妇人。见是梁冲,怪道:「梁教头,干你甚事?」

  梁冲忍气道:「公子不知,这便是末将的妻子。」众闲汉便来解劝。正在混乱,那鲁智深提水磨禅杖,带一夥徒弟杀来,徒衙内慌忙走了。

  回到府中,徒衙内茶饭不思,想着白天那妇人,都想出相思病来了。

  他手下一个帮闲的,名唤富安,帮他设计,说通了徒单太尉。那徒单太尉又高又瘦,本不是个善相与的,为救儿子,也就不管那麽多了。他设计诱梁冲误入军政要地白虎节堂,将他抓捕定罪,发配河北西路。

  後来,梁冲逼上梁山。那水泊梁山,位於大金国山东西路东平府一带,山上聚集数万义军,以一百单八将为首,听命于大宋,长期抗击金兵。

  这一百单八将中,武功高强的有五虎八骠骑将,梁冲就名列五虎将第二。这是後话,暂且不表。

  且说梁冲被发配时,和夫人哭别十里长亭,为了不连累她,写下休书一封,将张秋娘休了。从此张秋娘在家卧床不起,思念已离婚的梁冲。

  那徒衙内整走了梁冲,立即派人来张家提亲,要娶张秋娘做小老婆,张家父女不从,徒衙内就命手下挡住张老汉,将张秋娘抢进府里。

  徒衙内立即就想和张秋娘交配,张秋娘坚决不从。那张秋娘高大,徒衙内五短身材,打又打不过她,富安又出主意道:「既然她已进了太尉府,就不怕她跑了,用强不如软磨,不如将她养在府里,慢慢的软化。」於是,张秋娘被养在太尉府的一座小院里,锦衣玉食,一转眼,已将养了半年多了。其间徒衙内经常来看她,心里痒痒,却未敢下手。

  梁冲发配河北是春天时的事,此时已是秋天了。

  一个秋日下午。徒衙内又去看张秋娘。走进院内,只见张秋娘坐在院内,长嘘短叹。衙内上前行礼道:「娘子今日可好?」娘子没有理他,心想,这个衙内也是奇了,自己半年都不理他,他还如此纠缠。

  那张秋娘坐在石凳上,光着脚,一只脚穿着绣花拖鞋,抬起一条大美腿,把另一只裸脚放在面前的矮石桌上,正在晾脚,又叫晒莲。

  徒衙内见那张秋娘的脚,长得是秀美白嫩柔软,是非常性感的大白脚,不由得直咽口水。张秋娘的大白脚他偷偷看过,还让服侍张秋娘的奶妈,多次把张秋娘穿过的绣鞋偷出来,他把阳具顶在娇软的绣鞋里射精。此时见张秋娘的鲜嫩大白脚就鲜活地放在眼前,衙内再也憋不住了,扑上前去,抱住张秋娘的大白脚,便细细吮吸起来。

  张秋娘恰待挣紮,又一想这衙内如此喜欢自己的脚,忽然有些感动,便由着他吮吸。梁冲以前可从不玩这些。张秋娘只觉得眼前这个男子是真的太喜欢自己了。

  那高衙内抱了张秋娘的大白脚,细细地吮吸每根玉趾,细细地舔每个趾缝,张秋娘的大白脚,白嫩鲜美,端的是莲中上品,被徒衙内这样的莲癖碰到,恨不得吃进肚去,怎麽舔都舔不够。

  张秋娘第一根玉趾高高翘起,趾高莲扬,徒衙内忙将张秋娘那一玉趾含在口中,如吃奶一般,使劲吮吸。弄着弄着,张秋娘觉得下身竟忍不住有些湿了。

  张秋娘的大白脚的脚心非常白嫩,徒衙内又细细舔那白脚心,张秋娘又痒又舒服,胯下的水越流越多。她想把大白脚从衙内手里挣紮出来,但衙内抱得紧紧的,张秋娘挣了两下,没有挣脱,也就不挣紮了,由着衙内弄。

  张秋娘坐在石桌前,抬着一条大美腿,将大白脚放在石桌上,任由徒衙内舔弄,她忍不住轻轻呻吟起来。

  徒衙内见张秋娘那脚後跟,白嫩秀滑,憋不住又去舔她脚後跟,舔得甚为滑溜。

  衙内舔遍了张秋娘的这只大白脚,在那只大白脚上涂满口水,又轻轻将张秋娘另一只大白脚搬上石桌,尽情玩弄起来。张秋娘任他摆布,闭着眼睛,轻轻呻吟着,样子很是受用。

  徒衙内玩弄张秋娘的两只大白脚,足足玩了半个时辰。

  然後,他撩开张秋娘的裙子,顺着夫人的小腿大腿,一路舔了上去,张秋娘虽觉不妥,但一想,脚都给他玩了,还挣紮什麽呢。金宋妇人的脚,如同又一性器官一般,故张秋娘有此想法。

  一路舔了上去,徒衙内便跪在张秋娘两腿之间,钻在她裙子里,饱览娘子裙下风光。

  那张秋娘,生得白嫩高大,那阴部的阴毛却是又多又黑,长满胯下。徒衙内见了,心下激动,不由得轻咬娘子的阴毛,然後扒开阴毛,贪婪地舔弄张秋娘的阴道。

  秋娘的阴道此时早被徒衙内弄得淫汁浓浓,衙内全吃下肚去。秋娘被他舔得忍不住叫了起来。秋娘淫汁,很是美味,吃得衙内更兴奋了。

  衙内站起身,将身爬在秋娘身上,解开她上衣,露出她的乳房。张秋娘的乳房异常丰满,沈甸甸地,又白又软,乳头又大又黑,此时早已撅了起来。

  徒衙内捏住娘子的乳房,一口叼住娘子的大乳头,又吸又咬,张秋娘惊叫起来。徒衙内贪馋地吃着张秋娘乳头,秋娘痒极了,胯下淫水流得更多。她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大了。

  徒衙内阳具硬得难受,便解开裤子,掏出雀儿,要入张秋娘。张秋娘一见衙内那雀儿,差点笑出声来。原来,徒衙内的雀儿十分细小,比之梁教头差远了。

  秋娘嫌徒衙内雀儿小,坚决不让他插入,只准摸和舔。衙内想,能摸她、舔她,也是不错,他见娘子腋下有毛窜出,便抬她一条玉臂,去舔秋娘的腋毛。秋娘痒得直叫,胯下又流了不少。

  衙内让秋娘扶着矮石桌弯腰站着,他转到秋娘身後,掀起裙子,仔细端详,娘子的屁眼十分精致,屁眼两侧长有肛毛。徒衙内贪婪地舔娘子的屁眼。那高大美娇娘的屁眼竟亮在光天化日之下任自己舔弄,衙内想至此,差点没射了。

  张秋娘被舔得很舒服,不停地哼哼。徒衙内把张秋娘屁眼扒开,伸出舌头探入秋娘屁眼里,不停地转动舔弄。

  这事梁冲也从未干过。张秋娘见自己最隐秘的排泄器官,徒衙内竟如此痴迷地舔弄,她又是害羞,又是感动,忍不住呻吟道:「哎……痴儿……痴儿……」衙内见秋娘头次如此亲近地叫他,喜得连连答应:「哎!哎!娘子的屁眼真是舔不够啊!我要一辈子为娘子舔屁眼!」张秋娘被他舔得不停地叫唤。

  徒衙内一边舔,一边将手指从後伸入秋娘阴道,使劲抠弄,秋娘阴道被抠,叫得更厉害了。

  徒衙内的手指在秋娘阴道里转动,秋娘的阴道壁肉柔软温热,手指抠在上面很是受用。秋娘被抠得白沫直流,都被徒衙内蘸着吃了。

  张秋娘弯腰撅屁股站着,如同一头大母马,那两条大美腿,又长又白,徒衙内见娘子大腿甚为白嫩,便一边舔她屁眼,一边抠她阴道,同时将硬梆梆阳具顶住她白嫩大腿。张秋娘的大腿又嫩又软,徒衙内再也憋不住,突然失控,精液窜出,全射在张秋娘的大腿上。徒衙内连叫痛快!

  高大的张秋娘,如母如姐,帮徒衙内收拾好,又把自己收拾好。徒衙内一头紮入张秋娘怀里,感觉非常甜蜜。

  他央求张秋娘带他进屋,张秋娘叹了口气,答应了。

  进了屋,徒衙内上了娘子的床,躺在床上。张秋娘坐在床边。

  衙内道:「娘子,我还想射你!」

  娘子道:「你不是才射了麽?」

  衙内道:「我还想射!」

  娘子叹道:「痴儿啊,你真教我为难。你逼走我前夫,拆散我夫妻,我可真是不愿意让你入我。再说,」她看着徒衙内的雀儿道:「它又那麽小。」衙内道:「娘子,逼走梁冲,那不因为是我爱娘子吗?那也是没办法的事。

  娘子不让我入你,也可,那就要请娘子要用别的办法帮我射出来。」张秋娘想了想,轻叹一声,便伸出玉手,轻轻爱抚徒衙内的雀儿。张秋娘的手,甚为柔软,徒衙内的雀儿在这样柔软的手里,很快就又硬了起来。他舒服得直嘬牙花子。

  秋娘先是一只手,後来两只手并用,交替着温柔抚摸徒衙内的雀儿。

  衙内让她也上床来。张秋娘上床,两人相对,她坐在衙内两腿之间,细细爱抚衙内的雀儿,她的大白脚被衙内放在他脸上,被他尽情地舔弄。

  张秋娘被徒衙内舔她大白脚,弄得她下身淫水泛滥成灾,她也忍不住了。用玉手扶住衙内的雀儿,把香莲从衙内手里拿出来,身体换了个方向,背对衙内,跪在衙内身体上方,弯腰低头,伸出香舌,温柔地舔衙内龟头的马眼,衙内舒服得连声叹息。

  张秋娘跪着,她的胯下就在衙内脸的上方,徒衙内搬着她的肥白屁股,就让她坐在他的脸上,那柔软的阴道口正坐在衙内嘴上,衙内大口吮吸张秋娘的大阴唇和大丛阴毛。秋娘痒得受不了,大口吮吸衙内的雀儿,衙内舒服得呼呼出气,他的口气喷在秋娘的阴道口,热乎乎的,秋娘的淫水流得更多了,全流到衙内嘴里,被他吃了。

  张秋娘被徒衙内舔得痒得受不了,几乎要叫出声来。而徒衙内舔着秋娘湿热的阴道,心里有说不出的刺激。他生母早死,缺乏母爱,这高大白嫩的张秋娘,正是他所喜欢的成熟女性。徒衙内觉得张秋娘像一个母亲,又像一个大姐姐,正在温柔地吮吸他的雀儿,他情不自禁叫道:「娘子,秋娘,娘,我的娘啊……」他的雀儿在秋娘嘴里更硬了。秋娘强忍着体内激发的情慾,大口大口吮吸衙内的雀儿。

  徒衙内再也憋不住了,不由得低吼一声,精液窜出,窜出一股又一股,全射在秋娘嘴里。衙内的雀儿在秋娘嘴里,秋娘无法躲避他射出的精液,只得都喝了下去。

  然後,如母如姐的高大妇人张秋娘,还把徒衙内的雀儿吮吸得乾乾净净。

  且说梁冲逼上梁山後,成为五虎将之一。当时,在大金河北东路,有田虎率领的纠军,由契丹人和汉人组成,是金军的一支大部队。梁山义军痛恨这支军队为金人卖命,於是出兵攻击。

  两军在河北相遇交战。梁冲出马,对面杀出纠军勇将山士奇,此人提铁棍,与梁冲大战五十回合不分胜负。对阵又杀出太师卞祥,此人两臂水牛般力气,提大斧,武勇绝伦,这里梁山武功最高的卢进义上前敌住,也战了五十余合不分胜负。

  纠将孙安,身长九尺,提大铁剑,武功略次於卞祥,拍马出阵。梁山五虎将之三,双鞭呼延刚,出马迎战。他武功不次於梁冲,乃常胜将军,本以为马到成功,不想孙安武功更高,将呼延刚杀得大败。梁山义军一见不好,发一声喊,一起冲杀上去,田虎纠军战斗力不如梁山,被杀得大败。卞祥,孙安,山士奇都是汉人,向义军投降,成为梁山义军的附部。

  在金宋交界的淮西,还有一王庆军,此军既不归金,又不归宋,宋廷发来密信,命梁山义军将其剿灭。梁山义军再次出动,上次是往北,此次是南下,与王庆的部队大战。

  王庆的部队也有两员超级勇将,其中一将为酆泰。那与梁冲不相上下的山士奇,与酆泰战不十合,被酆泰一镧打死马下。卞祥大怒,提大斧出战,一斧砍酆泰于马下。那里西阵主帅杜出马,这里梁山卢进义出马敌住。

  那大金天下有四大超级战将,其中卢进义,杜,卞祥皆一等一的勇将,孙安略逊一筹。

  当下孙安见战不下杜,便上前助战。高手过招,无法分神,杜正全力与卢进义交战,被孙安一剑杀死。这种机会也只孙安这样的高手能利用,换别人,想偷袭,不但不会成功,反而会被杜杀死。

  梁山义军又剿灭了王庆,班师回山。

  豹子头梁冲趁出征之际,托人去汴京打听前妻张秋娘的下落,结果是已做了徒衙内的小老婆了。梁冲从此死了心,安心在水泊梁山与众好汉聚义。

  却说梁山一百单八将,排在五虎将之後的,就是八骠骑将,其中有一勇士武通,此人是山东西路人士,自小好斗。他母亲潘素莲,是个颇为性感的妇人,是个寡妇,武通十余岁时就被母亲引诱着交配了。後来他打死人命,只得忍痛抛下母亲,出逃在外,後成为打虎英雄,被推荐到济南府任都头。

  那济南府也是那个世界的大都市。一日,武通在市面上巧遇母亲潘素莲,原来潘素莲已从老家来到济南府,成为大商人东门豹的第七个老婆,人称潘七娘。

  那东门豹家,有大小老婆,奶妈仆妇,共二百五十妇人,号称五百香莲。东门豹身材长大,也会些拳脚,还是个淫棍。

  那武通遇见母亲,便经常与母亲潘素莲交配,後来想带母亲走,被东门豹阻拦,武通打伤东门豹,被刺配远恶军州,後来也上了梁山。

  潘素莲则继续在东门家做小老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