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大丑风流记】【江南哭哭生】【完】
1

本帖最后由 蕃茄炒蛋 于 2009-7-26 10:46 编辑

  人物简介:

  牛大丑:因中奖而改变命运,从此踏上创业与泡妞之路。

  林小雅:大丑邻家女孩,大学美女,大丑第一个女人。

  铁春涵:人称“铁仙子”,是大丑与诸多男性的梦中情人。

  李倩辉:某大官儿媳,有名的美人,大丑的贴心情人。

  杨小君:大丑的服装城同事,人称“铿锵玫瑰”。

  唐小聪:某大学女生,大丑房客。 见她瓜子脸,肤色稍黑,眉眼倒俊俏。

  金玉娇:某领导情人,与大丑有染。

  杨水华:春涵表嫂,熟妇。

  小菊:大丑以前对象。

  叶如莲:大丑学生时代的“校花”,现在工商局上班。

  班花:在银行上班,人妻。吴颖丽。

  关锦绣:被拐女,河北人。

  李铁城:省城富翁,大丑救过他。

  李家驹:李铁城之子。

  赵宝贵:小聪老乡,大学生。

  (一) 中奖牛大丑,关外某小镇人,父母双亡,光棍一条,以蹬“倒骑驴”为生。

  他自己住着两间砖房,每晚收车回来,他都要买点小菜,回家下酒,后院的大刚是他的酒友,一喝酒,大丑常会泪如雨下,向酒友述苦。

  大丑,本名大有,小时候与人打架,被人在脸上用瓷片划了一下,之后,左脸上留下一道长长的疤痕,于是人们都叫他大丑。公平来如果他没疤,至少够得上常人标准。

  因为丑,小学时女生不愿跟他一桌;初中时,给班花写情书,对方当他面把情书撕了,哼了一声,挺着酥胸扭臀而去;高中时,鼓足勇气,向校花求爱,校花上下打量他一番,平静地说:“下辈子吧。”

  高考前夕,他起早贪黑的复习,决定争口气,他的学习可是一流的,全学年排第三。不想这时,相依为命的老爸在工地上干活,从高处摔下,住院不久就去世了,沉重的打击使他名落孙山,他真想爬上本地最高的楼顶,象英雄一样跳下去。

  此后,他开始蹬车,一想到自己一个高中的高才生,竟象粗人一样蹬车,他很不是滋味,时间长了,一切也就习惯了。

  蹬车不久,他认识了小菊,一个卖菜的姑娘,来往多了,也就相爱了。哪知道好景不长,小菊见异思迁,那男的比大丑条件好,比大丑帅多了。

  大丑拿什么跟人家争呢,只有躲在家里和泪饮酒,从那以后,他不敢再想女人了,该干什么干什么,蹬车,喝酒,与朋友扯蛋,构成它人生的主要内容,当然还有买彩票,这是他唯一的梦想,都坚持好几年了。

  有一天睡午觉,在梦中得一组号码,醒后他还记着,出去干活时,顺便买了一张,就填上梦中的号码,等他再来看结果时,居然是头等奖。

  这是不是做梦,他揉了揉眼睛,没错,当时他就觉得头晕目眩,差点倒下,他没有大叫,而是迅速返家,挂了门,连哭带笑的闹了一阵,才冷静下来。

  接下来的事,比较容易,拿着身份证,到省城取出现金,然后又存入当地银行,自己手里留点零花钱,这点钱不多,才五十万。

  他又回到家,他可没象某些人那样,成了暴发户,到处炫耀,而是不显山,不露水的,照常过日子,接着蹬车,一切正常,心里在盘算着下一步的计划。

  很快他想好了自己的前途,他要出去混,外边的世界很精彩,名车,醇酒,还有美人,自己有钱了,应该好好享受一番才是。

  晚上,他坐在椅子上想心事,他打算先找个女人解解渴,找谁呢?可不能找小姐,会吃亏的。可怜的大丑,都三十了,还没见过女人的小穴呢,既然是第一次,起码得找个处女,找处女谈何容易,好多人都说,现在找处女,得上幼儿园才行。

  正胡思乱想呢,门一开,小雅进来了,小雅是大刚的妹妹,在省城读大学。

  在大丑认识的年轻女性之中,正眼看他的极少,而小雅却不同,每次回家,都要来看大丑,帮他做饭洗衣。她家条件本来还可以,只是去年父亲死了,母亲一个人的收入,供她上学就显得吃力,而大刚又单位黄了。

  因此,小雅上学的费用,成了难题,上学期好容易混过去,这学期又得交钱了,眼看着就快开学了,小雅和母亲到处借钱,还差好多呢。

  “小雅呀,快坐下,看你愁眉苦脸的,有啥心事,说出来,哥帮你解决。”

  “大丑哥,这个大学我不念了。”小雅强忍着眼泪。

  “胡说,好不容易上去的,怎么能不念呢。”

  “不是不想念,是念不起,我就差卖身了。”小雅哭了出来。

  “还差多少钱?”大丑冷静的问:“差三千多呢,就算今年没事了,以后学费怎么办呢?”

  “要全念下来,得多少钱?”

  “得一万多块呢。”小雅抽答着说。

  “我这儿有两万,你都拿去吧。”大丑望着她,坚定地说。

  “那不行,那是你父亲留给你的,你还要娶老婆呢。”

  “娶什么老婆,我现在这个样子,谁肯嫁我呢?”大丑淡淡的说。

  “大丑哥,你把钱都借我了,我该怎么谢你呢?”

  “这好办那,以身相许怎么样。”大丑笑着逗她。

  小雅愣了一下,突然站起来,猛地抱住他,柔声说:“大丑哥,我是你的,你想怎么样都行。”

  “不是因为我这钱吧,你才这么说。”

  “不是,我早就喜欢你了,你跟个大笨牛似的。”大丑感动得抱紧她。

  他抬起头,将自己的嘴压在这个漂亮姑娘的香唇上,舔着,磨擦着,姑娘也是外行,不知怎么办才好。

  大丑搂住她的腰,双手下滑,在她丰盈的屁股上抓着,揉着,拍着,姑娘呼吸粗浊了,本能地扭着腰,想躲他的手,哪知这样,在大丑眼里更为刺激。

  大丑将舌头伸进他的小嘴,姑娘牙一张,香舌已被大丑吮住,又是吸,又是咂的,此举令两人欲火急速上升。大丑又把手伸到姑娘前胸,隔衣抚摸,结实,柔软,弹性十足。

  太好了,美妙的感觉,使大丑掀起她的衣服,将白色胸罩解开,姑娘试图阻挡,哪能挡住。

  眨眼间,一对尖挺,雪白,圆润的奶子便亮相了,粉红的奶头比樱桃诱人,令大丑疯狂。他双手齐上,握着它,捏着它,挑逗小奶头,尽情享受,姑娘也在享受,爽得她呻吟出声。

  不一会,大丑将头俯下,用嘴巴在奶子上做秀,揉着这只,吮着那只,一会又掉换一下。

  搞得姑娘飞霞扑面,双眸半闭,嘴里不时的:“啊……啊……不要……大丑哥……你好坏呀……”

  大丑意气风发,一扫平日的倒楣相,平日看录象,跟这玩真的就是没法比,老天总算有眼,将这么漂亮的小妹妹送给我玩,女孩漂亮就是好,看一眼,家伙就硬了。

  大丑将手伸进姑娘的裤子,摸索着她的神秘地带,进了紧紧的小内裤,芳草凄凄,滑不溜手。草里,藏一眼温泉,把大丑的手都弄湿了。

  那里什么样?他想知道,这么想着,就把小雅抱上床去,然后动手,从上到下,扒个精光。羞得小雅不敢睁眼,大丑把自己也扒光,性致勃勃的趴了去。

  他在姑娘耳边问:“想要吗?”

  “想要。”

  “想要什么?”

  “我想要……”

  “说嘛?”她贴耳说:“要哥的那东西。”

  “那叫什么?”

  “大鸡巴。”

  大丑哈哈笑道:“妹妹想要大鸡巴,那哥哥就给你了。”说着,分开姑娘的大腿,仔细观察,但见腹下,阴毛卷曲,在其掩饰下,一条立缝隐约可见。

  大丑分开阴毛,那缝是嫣红的,娇嫩的,微微裂开,正流着口水呢。用手指一碰,那水更多了。

  姑娘叫了出来:“大丑哥……别碰它……受不了……”

  大丑收回手,却将嘴巴凑上去,将全部激情倾注在姑娘的小洞上,一条蛇一般的舌头在小洞内外进行严密的搜索。一会儿,还觉得不过瘾,就跪坐着,抱住姑娘的白屁股,使其下身朝天,门户大开,接着,舌头又上去了,又吸阴唇,又舔肛门的。

  把姑娘搞得死去活来的,叫道:“大丑哥……别再……折磨我了,快点……来吧……”

  大丑停下来:“来什么?”

  “来干我。”

【论坛最新地址点我收藏】【信息区微信端点我关注】【教你快速升级+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