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洁优仙子
1 古往今来,会有很多的传说,故事的主角经常会是英勇的猛士,也可能是惹
人怜爱的女娃;或有慈悲济世的隐者,亦有开天辟地的枭雄;他们可能会给我们
带来许多震撼、怜惜、畏惧或是感动。但无疑也丰富了我们的生活,影响着我们
对世界的认识。

  若说,世上有这么一号人物,坐拥天下财富却不嫌贫爱富,武功卓绝却不倚
强凌弱,受尽苦难却仍能乐善好施。那么他能不能被记录到传说中为世人所称颂
呢?

                苍山镇

  苍山镇,白云间,偶有女子赛神仙;

  战白虎,斗苍穹,紫青朱白人中龙;

  三千蒂,百里花,洁优殿主美名佳;

  苍山镇的人们是幸福的,因为天下第一势力三花殿总殿就在这儿;

  苍山镇的女人是悲剧的,因为天下第一美人洁优子经常会出来潦倒众生;

  苍山镇的男人是迷乱的,因为天下第一美人洁优子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人常说,老天是公平的,为啥我觉得就不这样呢?」号称「苍山第一悍妇」
的李婶说道。众人:为何?

  「我就问问你们,咱们这谁最有钱?谁最美?谁武功最高?大家都知道吧,
就是那洁优小骚蹄子。那胸大屁股翘,皮肤白的,走起路来跟个仙女似的,偏偏
还特有钱。就说身边那两侍卫,朱煜朱大帅哥,身材多棒啊,对人还温文尔雅。
有次不小心撞到我了,一直跟我说对不起,声音那个温柔啊,要不是洁优小骚蹄
子唤他离开,我还能跟他多温存一会。嘿嘿,不瞒你们说,其实是我故意蹭上去
的,那身体真结实。当时就把我给撞酥了,急忙回家要了我家老王好几次,哎,
真羡慕,草他爹的。」

  众人纷纷劝说:「别这样说洁优殿主,为了我们苍山镇,她又是建学堂,又
是发救济粮,还提供那么多活计给我们。为人又好,不恃强凌弱,也不仗势欺人。
我觉得,有什么不平事,找官府都远不如找三花殿好使。再者了,你这般侮辱洁
优殿主,什么小骚蹄子的乱叫,不怕他们派人给你抓了吗?」

  「怕个屁!就那小骚蹄子,名声看得比谁都重要呢?我个平头老百姓,说她
两句,就怎么我,那还不被人笑话吗?哈哈哈,放心吧,你们这帮胆小鬼。」

  「那你就不怕你老公休了你?」

  「他敢!就他那怂样,我一个打他十个。也没个什么本事,整天挑着个炊饼
到处卖,一年到头也没几个钱。不提他,你们可能不知道,每天晚上把我当洁优
子操,怂是怂包,叫起洁优子来,可他妈猛了,经常操的我上午下不来地。」

  众人嗤笑着,好像明白了些什么,暗自下决心,回头也用这个方法勾引勾引
自己的老公。一场别开生面的八卦会就这样匆匆落幕了。

  深夜,三花殿中,异常的安静,但仍有一房间透着淡淡的灯火。

  这是一间豪华的上房,也预示着这件房屋主人必定有着显贵的身份。一进门,
便摆了一黄花梨木的书桌和椅子,桌子上文房四宝样样俱全,而且一看皆非凡品。
正有一名女子坐在椅子上,在看着一本册子。长发披肩,光看个侧脸就有点让人
驻足不前。椅子后边的墙上,挂着一副画,画作中最引人注目的便是那只凤凰,
低下一群小鸟依偎在四周。显然是一副名画:《百鸟朝凤图》。画作的下方是个
台子,台子上摆了一对瓷瓶,若是细看,便能看出做工十分考究。书桌的右手便
是一张八步床,配着紫红色的床帐。幻想着女主人睡在床上的媚态就让人欲罢不
能。

  「落梅,你过来一下。」椅子上的美人突然发声到。

  上房外边还有两暗间,只听到稀稀落落的声响,就有一二八年华的女子从左
手房间走了出来,想必就是那落梅,生的那叫个明眉皓齿,以后肯定也能出落成
一大美人。三言两语之间,落梅便碎步走到了美人身前,「不知小姐有何吩咐?」

  「殿中守卫可都曾安排妥当?」

  「回小姐的话,守卫都已安排妥当。今夜为您护卫的是朱煜。其他无守卫工
作的都已经按照规定在亥时之前入睡了。只是那紫大人…」落梅欲言又止。

  「紫轩他怎么了?」美人脸上表情少有的波动了一下。

  「紫大人应当是寻花问柳去了」落梅怯生生的答道。

  「随他去吧,叫一下朱煜进来,我有事问他。」美人迅速又回到了常态。

  「是,这就去。」落梅连忙答应道,脸上却浮现了几不可见的一缕粉红。

  「殿主,不知有何吩咐。」人还未见,就听到一温柔的男声,让人如沐春风。

  「朱煜,我让你去找寻名师的事情怎么样了?」

  「回殿主的话,我去请了隔壁镇的大儒钱老先生,他老人家倒是挺愿意过来
的。奈何官府不放,说钱老是他们镇的儒坛领袖,此等人才放不得。除非…」朱
煜有点犹豫的看着美人,似乎不敢继续往下讲了。

  「除非什么?」美人似有所思,颇有玩味的看着朱煜。

  「那位镇长私底下跟我说,除非您能亲自过去与他谈论此事,否则转机不大。」

  「哦?唉,我今天看这花名册,上边的名儒,不是嫌路途太远,就是有人从
中作梗。我一心想让咱这苍山镇摆脱千年蛮镇的愿望怕是难以实现了。想想我们
这历来重武轻文,武有我三花殿倒是傲视群雄。但千年以来未曾有一人享誉文坛,
甚至连地方官都从别处调来。简直让人气愤,若不是如此,我们家也不至于…」
美人有些哀思道。

  「殿主,您稍微宽宽心,别再想以前不开心的事情了。」朱煜宽慰道。

  「哦,我又想多了。不过,你是不是有些事情瞒着我了?我可是听说临镇那
个王大胖子正在自家床上躺着呢,听说半边脸都被抽肿了。」美人轻笑道。

  「这个…」朱煜支吾半天,不敢出声。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这个我不敢讲…」

  「讲。就不怕我生气吗?」洁优子瞪了朱煜一眼。

  「那我就真的说了,望殿主不要气坏了身子。」

  「嗯,说吧。」

  「他原话说的是:听闻你们殿主如天女下凡般,还有一菩萨心肠,不知为了
请动我们这钱大儒,愿意付出多大代价啊?我可是听说,她外边表现得很清纯,
可骨子里却是个骚货哦。如果,她愿意亲自与我详谈,让我艹上个三五回。我觉
着,支援一下你们千年蛮镇的教育也不是不可以的吗?嗯,那大奶大屁股,骚逼
肯定粉嫩粉嫩的。」朱煜学着王镇长的阴阳怪气的语气给洁优子演绎了一遍,不
伦不类的样子引着洁优子一阵轻笑。

  「接着呢?还说了其他不相干的话吗?」

  「接着他就在地上了。」朱煜囧囧的说道。

  「你这事办的,打了他,这钱大老先生就更过不来了。」

  「我也是忍了很久了。殿主,我觉着这人再敲打敲打就老实了,打完之后屁
都不敢说了。」

  「这不是坏了我的名声吗?你就不怕他到处说我们三花殿恃强凌弱?」

  「这个我未曾多想啊,不过我觉得他那种软骨头,应该不敢惹我们吧。」朱
煜信誓旦旦道。

  「不敢?他好歹也是作威作福惯了的,别看官小,也是一方枭雄,硬气的很。
之前在你跟前不敢吱声,是为了保命。等你一走,就请来几位得力的护卫和几个
颇会写酸文的破落秀才,看来是要对我进行一顿批判咯。」

  「殿下,朱煜办事不利,还请责罚。」

  「不必记挂心中,雨荷已经处理妥当了,这个王镇长我是有必要会一会了,
很有意思,主意敢打到我的头上了。就知你会莽撞,以后注意就好。」洁优子愠
怒道。

  「殿主真要见他?要小心这种小人啊。」

  「不然能怎么办?给他点甜头也未尝不可,不过就看看他有多大能耐了。我
现在有点乏了,你服侍一下我吧。」

  「好的,殿主。」朱煜乖巧的答道。

  「什么?」

  「好的,洁优子,咱们这就去吧。」朱煜兴奋道。

               殿主的责罚

  「老张,你说咱三花殿主洁优仙子会找个什么样的人嫁出去啊?」镇上铁匠
谢师傅问道。

  「能配得上洁优仙子的人可不多。天南地北单飞鹤的鹤中鸣大侠,万里冰封
雪上飘的朴风骨堡主,一箫一剑走江湖的萧战江侠士,千里江陵一日还的袁宇穹
教主。并称当世四圣人,武功卓绝,地位尊贵,正值壮年,我觉得都是强有力的
人选。」张大爷如数家珍的回答道。

  「嗯,你说的这几个确实都是威风赫赫的大英雄。不过,我最看好的却是江
南龙家的大公子龙霸天。听说他年纪轻轻就已经超过他父亲,将家传绝学龙阳破
练到了九层。传闻龙阳破练至十级可以无敌于天下!」谢师傅反驳道。

  「可他今年才二十二岁啊,洁优仙子已经二十有九了吧。不过,忽略年龄的
话,确属良配。」

  「这个不必担心,听闻洁优仙子驻颜有术,且守身如玉。龙霸天早就有发出
消息,说择日就要来咱们苍山镇提亲呢。到时候就该热闹了,回头我这生意也会
跟着好起来的。」谢铁匠笑开了花。

  接着,又有其他人插嘴,说王屋山的赵六啊,武当山的武大,等等,到底人
们心中圣洁的洁优仙子会花落谁家呢?

  三花殿中如往常一般安静,只是分明多了那么一丝淫靡的氛围。

  只见全身赤裸的朱煜跪在八步床前,怯生生的看着一身官服的洁优子。

  「啪!」只听到一声脆响,朱煜小麦色肌肤的胸前多了一道鞭子抽的血痕!

  「说!为什么要打伤王镇长?」洁优子喝道!

  「因为,他侮辱本殿殿主,我忍不住才动手伤了他。大人,求你饶了我,小
人以后再也不敢乱来了。」朱煜的声音有些颤抖,显然,刚刚那一鞭威力极大,
即便像朱煜这壮硕的身体都扛不住。可又分明能从中听出几分兴奋来。

  「啪!」又是一声脆响,朱煜后背上瞬间多了一条血痕。

  「像你这般恃强凌弱的人,简直就是败类!王镇长,多么好一个人,为了王
家镇的建设不辞辛苦,鞠躬尽瘁,结果你却这般对他。你抢钱大学者理亏在前,
动怒大人理亏在后。回头给他赔礼道歉去,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洁优子厉
声喝道。

  「哎…好的,小人一定遵照大人的意思去办。」这一次完全听不到痛苦的声
音,听到的却是酥酥的温柔的男声。

  「哈哈,瞧你这德性,才挨了两边,就硬的跟啥一样。」洁优子讪笑道,
「起来吧,先敷点药,为了满足我的欲望,让你假装喜爱受虐,也是苦了你了。
把药拿过来,我给你敷,我最乖的朱煜宝宝。」

  听到洁优子下令,朱煜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也不见他去拿药。上前把洁优
子衣服一扒,嘴里还振振有词:「要什么药,有你在,比敷什么都强。」说着眼
睛直直的看着弹出来的酥胸,洁白柔软而滑腻的乳房就像水滴一般挂在胸前,那
鲜嫩的蓓蕾如同致命的毒药一般深深的吸引着朱煜。

  朱煜不由自主的吞了吞口水,他不知道为啥已经把玩了这么多次的乳房,却
依然还有着这么大的魅力。只见他继续上前一把揉上了洁优子的双乳,直接将她
摁倒在床上。同时,用舌头撩拨着那翠生生的乳尖,如同在品味着珍馐斋的甜品,
几乎忘我。

  一丝声若蚊蝇的呻吟终于从那娇艳的嘴唇中发了出来。

  「要我,我的乖宝宝。」同时,一双柔荑轻抚着刚刚抽打出来的伤口,「还
疼吗?下次一定不下这样的重手了。」洁优子保证到。

  「优子啊,没事的,你每次抽得我都很爽,这点小伤对我来说算什么啊!」
朱煜停止了亲吻,目光定定的看着洁优子。

  四目相对,洁优子眼中更多了一份愧疚与迷离:「难为你了…额额…」

  话音还未落,朱煜直接吻向了洁优子,吻得异常的激烈,同时腾出一只手摸
向了洁优子的花园圣地。果然湿的一塌糊涂,只是不知是抽我的时候湿的,还是
揉胸的时候湿的呢?朱煜心中盘算着,他更倾向于前者。

  此时,朱煜的阴茎也硬的如铁一般,揉了几下洁优子的乳房和湿穴之后,腾
出双手一把撕开了洁优子的裤子。同时,两人还在深吻,洁优子忘情的扭动着身
躯,还不忘一双柔荑安抚着朱煜怒目金刚般的阴茎,并且准备慢慢的将其引入自
己的玉蚌之中。

  「慢着,小骚蹄子,就这么想要吗?把手撒开,每次进入之前应该怎么办?」
朱煜停止了亲吻,并坏笑道。

  「煜哥哥,要了我吧,我痒得不行了。」洁优子可怜楚楚的望着朱煜。

  朱煜被这软酥酥的话一刺激,直接向前一挺,粗长的肉棒便长驱直入洁优子
那娇嫩的玉蚌。他知道,在他们的约定中,只有在肉棒进入的时候,才能听到煜
哥哥这个称谓。而这个称谓带来的刺激却非比寻常。随着肉棒的深入,「啊…」
一声娇媚入骨的呻吟随即也被洁优子发出来。双重刺激之下,朱煜如同一个勇猛
的战士,九浅一深的抽插着洁优子那娇嫩的蝴蝶宝穴。

  「啊…好爽啊,再大力点,煜哥哥,我爱你。」

  「啊…」

  「啊…好硬啊,煜哥哥,速度再快一点。」

  朱煜依然在迅速的抽动,洁优子的呻吟一直在刺激着她,玉蚌也仿佛有吸力
一般袭击着他的龟头。他现在真的好想大声的通过语言来侮辱洁优子,但是他不
敢,他知道洁优子最爱他的地方就是他乖他听话。或者是他根本没有能力再说话
了,他已经被刺激的不行不行了,除了呻吟,他唯一能发出的就是撞击在洁优子
身上啪啪啪的声音。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两个人依然在做爱,动作还是那般生猛,大开大合,
每一下都能听到啪啪啪的声音。外边的小老鼠也在驻足聆听,不知道他是被洁优
子的呻吟迷住了,还是被啪啪啪的声音吓住了。不过,现在也有了变化,只见,
洁优子趴在床上,像小狗一样被朱煜抱着。此时她的脸显得更加的娇艳与满足了。
贪心的朱煜不仅舔弄着洁优子的玉背,还粗鲁的揉着洁优子的酥胸。

  良久,朱煜终于以背入式的方式释放了自己,不过他没敢射在里边而已。因
为,他知道,这儿的人只有一个人有资格可以内射洁优子。此时,洁优子趴在了
床上,朱煜射完之后也瘫软的趴在了旁边。

  「你很不错,今晚让我高潮了两次。」洁优子侧过脸跟朱煜说道。

  「要不要我服侍您就寝吧,殿下。」朱煜恢复了之前卑微的态度,仿若刚刚
那个把洁优子干得死去活来,像个大将军的人不是他似的。

  「不用,让落梅给我准备热水,我想泡个澡,你接着去站岗。」

  「好的。」朱煜起身穿好了衣服,一身疲态。这一顿做爱,仿佛比他抽了两
鞭消耗还要大。

  「另外,明天去账房去一千两银子,跟吴管家说我同意的。」

  「好的,那我先走啦,殿主好好休息哈。」朱煜欢快的答道,眼睛里放着金
光,但转瞬即逝。

  看着朱煜离去的背影,洁优子喃喃道:「他这般听话,到底是为了我,还是
为了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