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说说我和小姨子之间真实的故事】【作者:dwhwy】【完】
1 本人70后,属於大叔级别了,首先说一下我老婆,在当时我们的联中属於是校花级的,而我除了整天打架、斗殴、搞破坏没有其他优点。

  初二下学期,我和我现在老婆确定了恋爱关系,双方父母也都同意,我老婆姐妹四个,家中没有兄弟,老婆排行老三,下面还有一个妹妹,她比我老婆小四岁。

  我和我老婆是在初三那年才真正突破那张膜,前期,每天晚上偷偷约会仅仅是搂搂抱抱、亲亲摸摸而已,至於我和老婆之间的就不细述了,以上只是背景,关键是我和小姨子之间的所发生事情,

  我的高中是在离我们家二十公里外的一个乡镇学校上的,老婆考了中专在县城上学。

  那时候我的家庭条件也比较好,从高二开始我就一直在外面租房子住,每星期我和我老婆都会到一起,当然少不了啪啪啪了。

  一直到我高二升高三那年,小姨子没有考上高中,当知道没考上,有一天跑到我家,哭哭啼啼说还想接着念书,看到她梨花带雨哭的稀里哗啦,说实话,当时心有不忍,我问她,老爷子(我老丈人)同意不同意。

  她说正因为老爷子不同意才来我这的,鬼使神差的我当时就说这事交给我吧,如果当时我不说那话也就没有后来的那些事情了。还好,后来虽然有点波折,但是她还是到我上学的学校上学了,毕竟那时候我和我的班主任关系特别铁。

  自从她来上学后就在学校里住校,而我在外面租房住,锅碗瓢灶都齐全每天自己做饭吃。

  她家里托付我在学校要照顾好她,每天早中晚小姨子都会到我这和我一起做饭吃饭,吃完饭再回学校。

  先说一下,我租的房子是两间小平房,外间一张床,床靠门边又正对着里间的小门,里间做饭,靠窗口在小门边还有张桌子,写作业和吃饭共用,就这样平静的过了几个月,一直到放完寒假开学,又回到了每天朝夕相处的日子。

  一天早上我还躺在床上没起来,转身看到她在那做饭,看着她撅着屁股在那忙活,突然发觉这小妮子一个寒假好像长大了,惹火的身材,鼓鼓的乳房,浑圆的屁股,发育的不像是刚16岁的小丫头了,情不自禁就想把她推到,被窝里的阴茎涨的越发难受,可是理智阻止了我,只是在被窝里望着她的屁股自己撸了一发。

  从那天开始,每天早上都懒床不再早起也不再去上早自习了,为的就是偷看她做饭。

  看着她吃饭时候的侧脸,越看越心动,同时自己在被窝里自撸,我发现每次她吃饭的时候,都会顺手拿一本桌上的小说一边看一边吃,自此一个罪恶的想法在脑中滋生,或许每个男人都有狼性的一面吧。

  当时我有一本少女之心(也就是安娜回忆录)手抄本,那时候这类禁书没有印刷品(70、80后的应该很多人知道这部手抄本),我偷偷的把这本『少女之心』手抄本夹在了那些小说中,早上在床上装睡,眯着眼偷偷观察看她有没有翻看。

  第三天她一边吃饭一边顺手抽了出来,当时我的心蹦蹦直跳,从侧面偷看她的脸突然红了,并且把手抄本合了起来,转头向我看了过来,看我还在睡觉没醒,又一次翻开看了起来。或许是好奇心作祟吧,虽然脸红的到脖子了,还是忍不住在那看,偶尔偷偷转头看我一眼。看了有五分钟她就把手抄本又塞回原来位置,我知道直到她去学校的时候,脸上的红润还没有消退。

  第二天早上她吃饭时候又拿出在那看,脸还是那样红红的,而我在被窝突发奇想,轻轻的在被窝里把内裤脱了下来,慢慢的把被子向里拽了一点并且把被子支了一点起来。

  我知道从她的角度,肯定可以看到我那昂首挺立的阴茎,我依然眯着眼在观察她的反应,果然当她再次回头时候,眼睛直直的盯在我阴茎的位置,脸红的像滴出血一样,足足有一分多钟,我装着翻个身她才反应过来,然后匆忙收拾一下就跑去学校了。

  就这样,连续好几天早上我都刻意的暴露给她看,我知道她的心动了,因为每天放学都是第一时间回来,要上课了才走,这样持续了一周多,一天晚上和几个同学去看录影回来晚了,回来看到她坐在那竟然没回学校,手里还捧着那本手抄本,连我开门走到她身后她都不知道,我手放在她肩膀上就问了句:「看什么呢,怎么还没回去!」吓得她一声尖叫把书一合就往怀里揣,脸红红的说没看什么。

  我就说:「不行,让我看看你究竟看什么呢!」然后顺势就从后面抱住了她,装作抢她怀里的书,很明显感觉到了她身体僵硬了下,我直接下巴搭在她的肩上,脸靠着她的脸就这样紧紧的抱着,过了好久我说:「你不能看这样的书。」

  她说了句:「那你怎么看?在你这你肯定看了!」然后我们都没有再说话,过了一会她站了起来,转过身就这样仰着头直直的看着我的脸,我看到她的眼里有泪水在打转,默默的我吻上了她的眼睛她的嘴唇,她也没有躲闪,什么话也没说。

  退到床边,我坐在床上她坐在我的腿上,她的头埋在我的怀里嘤嘤的哭泣,闻着她头发上淡淡的洗发水香,等待她情绪的稳定,过了好长时间,我说:「知道吗?我喜欢你很久了」

  说完我抬起她的头再次吻上了她的唇,而她也反手紧紧的抱着我小嘴同时激烈的回应着我,我们的呼吸都在急促,我的手也从她衣服的下摆伸了进去摸到了她的乳房,捏着她那小小的乳头,左手轻轻的解开了她的衣服,而她却在微微的颤抖着,当我脱掉她的衣服,露出她那几乎完美的白嫩乳房,我惊讶与她乳房的发育,情不自禁的吻了上去,轻轻的吸允那粉嫩的乳头,那么大而白嫩的乳房配上那么粉的小乳头,那视觉那手感与口感根本不是她姐姐可以媲美的。

  抚摸着她那平滑的小腹,我的血压直线飙升,狼性的一面彻底激发了出来,当我不顾一切脱掉了她最后一件小内裤,我惊呆了,粉嫩阴唇配上稀疏的阴毛,一切都显得那么的纯洁那么的神圣,我甚至不知道我是如何手忙脚乱脱掉自己的衣服的。

  当我的嘴唇再次落在她的唇上,她紧紧的闭上眼睛,我的唇顺着他的身体经过脖子、经过乳房、经过肚脐、一直亲吻到她粉嫩的阴唇。

  她的阴部没有任何异味甚至有那么点淡淡的清香,我的舌尖轻轻的划过她的阴蒂,这时从她的喉咙深部发出一声低沉的呻吟,双腿夹的紧紧的,腰部甚至脱离了床面,作为经历过的我,知道她高潮了。

  当她放松下来,我看到她屁股下的床单已经湿了一大片,阴道里甚至还有黏丝丝的透明液体顺着紧闭的阴唇不断的被挤出来。同时我发现她眼角的泪也留了下来,我默默的亲吻着她,嘴里说着含糊不清的情话,突然她坐了起来,抬手就是给了我一巴掌,说:「你这样,我姐怎么办?」我说:「我不知道,但是我是真喜欢你。」

  她一边流泪一边说:「我不管,你们在一起都这么长时间了,反正你不能抛弃我姐。」

  说完,不顾我的拉扯也不顾我的劝阻,毅然床上衣服说要回学校,独留我一人在床上淩乱,看着依然翘起的阴茎想起学校已经关大门了,不放心还是穿上衣服追了出去,在学校门口追上她,带着她从一处墙头豁口翻墙进去,把她送到寝室门口,看着她进门才放心返回。

  第二天早上和中午她都没有回来吃饭,我的心也七上八下的,一直到晚上她来了,吃饭时候,我们之间什么都没说,吃完饭我坐在床上,她眼睛红红的过来说你真的喜欢我?「

  我说;「是!」

  她接着说:「那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为什么你不先认识我,而要先认识我姐?」

  对这么幼稚的问题我直接抱着她说:「那时候你小,再说了这就是命吧!」她说:「我也喜欢你,每天上课都想你,可是我又不能和我姐去抢你,你答应我不要离开我姐姐好不好?」

  我说:「那你呢?」

  她说:「我不和姐争,只要你心里有我对我好就行。」我靠着他的耳朵轻轻的说:「我肯定会对你好啊,难道一直以来我对你不好吗?」

  她说:「那我不管,反正你不许变心。」过了一会她很小声又说:「今晚我不走了,以后我要在这睡。」

  当时听到她这样说,就感觉心里有一万只蚂蚱在蹦,直接就想跳起来的感觉。

  那天晚上我们真正的坦诚相对,当她白嫩的小手握住我滚烫的阴茎时候,我感觉自己有一种飘的感觉,我们互相吻遍了对方的全身,同时又一次用舌尖让她达到了高潮。

  当我的阴茎沾着她的体液尝试真正进入她身体的时候,每当龟头才进去一半她就疼的受不了,而我又不忍心看到她痛苦的模样,毕竟她才刚16岁,后来她看我难受的模样,主动用她的小嘴帮我吸了出来,而我也直接在她的小嘴里喷射。

  或许是经过那本手抄本的影响吧,她并没有排斥口交,也没有排斥在她嘴里射精,后来甚至直接吞咽下去。

  就这样每天都会变相的做爱,一直到我高三毕业,我们都没有真正的进入,也没有真正的拿走她的处女膜。

  当然,其他的各种姿势各种方法我们都有尝试,而我每天晚上都是用手和嘴让她高潮,甚至有时候用阴茎在她阴部磨蹭也同样能让她达到高潮,而我经过她大腿和阴部的夹挤同样可以射出来。

  我们也习惯了裸睡,我们疯狂的迷恋着对方的身体,每天搂着对方才能安心的进入梦乡,当然,每周她姐姐来的那一两天她都会回学校住。

  高三毕业后,我到了市里念大专,每个星期天都会回来,回来后有时候白天有时候晚上会偷偷去找她,我们都会找一些偏僻的树林或者庄稼地里进行我们所谓的偷情。

  这样一直到她高三毕业,她十八岁生日那天,那天我带着她去了我们市的海滨浴场,那天晚上我们都没有回来,晚上住在了我一个同学租的房子里,也就是那天晚上,我第一次真正的进入了她的身体。

  当我的阴茎在她强忍着痛刺破她处女膜的一瞬间,她哭了,她告诉我,她终於真正成为一个女人了,不再是小女孩了,我的阴茎在她温暖的阴道里缓慢的抽动,感觉到她的阴道壁紧紧的包裹着我青筋暴涨的阴茎,每一下抽动感觉都是那么清晰,阴道甚至产生一种淡淡的吸吮,那种感觉真的无与伦比,我们都疯狂的享受着彼此带来的快感。

  在她第二次高潮的时候,她的双腿紧紧的夹住我的腰,双手紧紧抱住我的肩膀,这时我深深的顶了进去,感觉到龟头已经狠狠的顶在了她的子宫口,浓浓的精液,一发不可收拾全部注进了她的阴道。

  那天晚上我们做了四次,最后我们都瘫软了没有丝毫力气,一直睡到第二天快中午才起来。看着她白色的裤子裆部精液浸湿的痕迹我们不约而同的笑了,接着给她买了紧急避孕药,又玩了一下午才把她送回家。

  也就是今天我们露出了破绽,当我回家她姐在家里,问我去哪了,我说玩去了啊。

  她姐听我这样说就直接回她家了,一问她妹妹也晚上刚回来。那时候也没有手机,想联系也没有现在方便,就这样她姐就诓她,说我都说了,让她妹妹说到底去哪了的,就这样她告诉她姐说是和我去海边玩了的,她姐就骂她,(后来我才知道,小姨子只是说去海边玩,没有说我们做爱,更没说我们上学时候的那些事情)她姐回来什么也没和我说,这事好像就这么过去了,可是,第三天我才知道小姨子去上海打工去了,当我知道时候她已经在长途车上了,后来我们就只能写信联系,直到我大专毕业,信又不能寄到家里,没办法我让她寄到我一个朋友家。

  有一天我朋友没在家,小姨子的信寄到我朋友家,我朋友的妹妹看是我的信觉得奇怪就直接送我家里了,而这封信又到了我老婆的手里,事情往往就是这么狗血,为此我们大吵了一架,她又写信说了她妹妹,从此我和小姨子就断了联系。

  事情过了快两年,小姨子找了个男朋友,是外地的,年龄和我同岁,那年小姨子回来结婚,说好是上门女婿,以后就在这边生活了。

  在小姨子结婚当晚,我就和她干了一次,一直到现在十多年了,我知道小姨子一直在刻意的躲避着我,甚至不会经常来我家,可是我看出她看我的眼神很忧郁,但是我们都保持着理智,

  这样的情况一直到去年,曲直的事情再次发生转变,也让我明白了我一直困惑而不知道的事情。

  去年年底小姨子学车考驾照,在路考前一天本来是想找她姐带她在路上练练车的,那天她姐有事不在家,晚上我就开车带她出去练车。

  练车时候我一直问她当时究竟怎么回事,开始她什么都不说,后来看我要生气了才对我说实话,那天我和她在海边回来那晚,她姐找她,问了我们之间的事情,小姨子选择性说了些。她姐担心我和小姨子后面再发生什么,就逼着小姨子出去打工,而那封信又一次成了导火索,她姐写信骂了她,小姨子为了不让她姐怀疑什么,就傻乎乎的在那接受了她现在老公的追求。

  其实小姨子根本就对他一点爱情甚至感情都没有,仅仅是为了证明给她姐看,我说:「你怎么这么傻。」

  她说:「要不我能怎么办?和我姐争吗?唉!反正这么多年也过来了,没有感情也照样过,所有的爱早就放到心底了……我老公以前偷看过我写的日记,一直都怀疑我和我之间的事情,也不喜欢我和你过多接触。他虽然嘴上不说,但是肯定也在意我的第一次是给谁了的。」

  我让小姨子把车停在路边,我问她:「你还爱我吗?」她哭着说:「爱又能怎样,这么多年我每天都想着你,可是又能如何?我又能做什么?就像你当年说的,这就是命,我只能把爱深深的藏着,每天晚上我都在想着那些时候的点点滴滴,多少次夜里哭醒又能有什么用。」听到这,我紧紧的抱着她说:「都怪我,是我对不起你,我也从没有把你忘记过你知道吗?每天我也都在想着你啊傻瓜。」那天晚上我们互相拥抱着亲吻着说着这些年藏在心里的话,本想车震来着,可是已经很晚了,不得已只好回来

  直到前段时间,老丈人生病住院了,她们姐妹会轮流陪护,前天是小姨子陪护,晚上我过去看了下,临走的时候,我们在医院的楼梯口拥抱了会,我告诉她明天早上我来接她,让她出来时候打电话给我。

  也就是昨天早上我去接了她,直接带小姨子就去宾馆开了个房间,进了房间我们都有点激动,一点生疏的感觉都没有,一切都是那么的水到渠成。

  虽然小姨子也三十多岁了,可是小姨子的身材一点都没有走样,皮肤还是那么的光滑,乳房还是那么的饱满,只是乳头乳晕不再是那种淡淡的粉色,阴唇的颜色也微微的变深了些,可是小姨子的阴部还是没有一丝异味。

  当我从她浑圆的乳房亲吻到她的阴部时候,她的阴道里已经流出来好多黏丝丝的液体,我用舌尖沾满这些液体,轻轻的围着她的阴蒂缓慢的打转,不时吸吮一下,每一次吸吮,小姨子都会颤抖一下,特别当我的舌头划过小姨子菊花的时候,小姨子都会情不自禁的哼出声来。

  在我屡次舔吸下,小姨子终於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压抑的闷哼声,在我温柔的抚摸下,小姨子也渐渐的平静了下来,而我也终於按耐不住,挺起涨的发疼的阴茎,轻轻的插进了阔别多年的阴道。

  小姨子的阴道没有我想像的那么松弛,依然紧紧的包裹着我的阴茎,让我能清晰的感觉到阴道壁剐蹭龟头的力度。

  我们用着各种姿势疯狂的做爱着,汗水混合在一起,甚至头发上都在往下滴着汗水,当小姨子再次趴在我的身上,我的手指摸到了小姨子的菊花,阴道里流出的爱液沾满了菊花的四周,而我的手指就那么轻松的插进了小姨子的菊花。小姨子一脸享受的表情,我的手指很轻易的感觉到阴茎在阴道里活动的情形……如此疯狂不知时间过了多久,小姨子究竟来了几次高潮连她自己都记不得了,而我终於把持不住,一股脑的全部射在小姨子的身体里……事后我们搂着休息,小姨子说:「这么多年没有一次有这种感觉,这些年她太压抑了,每次和他老公做都是应付而已。」

  我说:「傻瓜,以后有我呢,我不会再让你那么压抑的活着。」我们就这样搂着休息了有半个小时,我的手又开始在小姨子的身体上游走,小姨子闭着眼躺在那,一副随我采摘的模样,我慢慢起身,轻轻的挪到她的头部,用我的阴茎摩擦着小姨子的嘴唇,而小姨子非常的配合,张开小嘴不紧不慢的吸吮吞吐着我逐渐发涨的阴茎,偶尔来一次深喉,能明显感觉到龟头插入喉咙的挤压感。

  看着小姨子眼角被呛出的泪水,我心里好疼惜她,不再让她深喉,我让小姨子趴在床边,双脚撑在地上,而我在小姨子的背后,阴茎上本就沾满小姨子的口水,我轻轻的吧龟头抵在小姨子的菊花上,慢慢向里插入……因为前面做爱用手指头插入过,小姨子应该有心里准备吧,也没有反对,就这样整根而入,开始慢慢的抽插,小姨子甚至配合着屁股往后送,但是每当我快速抽插时候,小姨子就感觉受不了,我问她,是不是疼,她说:「不是疼,而是插的太快感觉心慌,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每当快速抽插几下我就会放慢速度,让她平缓一下,不过说真的插菊花真的和插阴道的感觉不一样,不管是视觉还是触觉上都莫名的兴奋,好几次小姨子想爬起来都让我紧紧的压着,告诉她快了快了,如此经过几轮快慢交替,快感再次来袭,直接射在了小姨子的直肠里……

  当阴茎从小姨子菊花里拔出来后,奇怪的是尽然没有一点异味,更没有一点污秽物,连龟头冠状沟里都没有一点脏东西,当然事前我们也没有经过什么灌肠什么的,这是我想不明白的地方了。

  事后我们依然搂着说话聊天,小姨子说她的阴道、她的菊花、她的嘴,她身体的每一处第一次都是给了我,更没想到时隔十多年,她菊花的第一次还是给了我,甚至她至今除了为我口交,连她老公的都没含过,并且说我就是她命里的克星。

  她说的这些我真的相信,她也从不对我撒谎,我们在宾馆絮絮叨叨一直到快中午了才退房回来。

  这也是昨天刚发生的事情,这就是我和小姨子之间从开始到现在所发生的事情,我也知道我和她之间的故事还远远没有结束,我更不知道将来会发展到什么情形,还没发生的,一切都是个未知数。

  字节数:13862

  【完】